冷绯凌

一个彻底的懒姑娘。

一不小心年就过完了呢。此时此刻我正在火车上,带着感冒一起离家。
哥哥约了我见面。几个小时前我们一起吃了晚饭。
初五的街上人很少,但也不算太冷清。总有三三两两的年轻人结伴走过,亦或是一家老小一同出游。我和哥哥不快不慢地走着,转进一条不那么热闹的小巷,忽然听到有不同于任何一家商铺音响里蹦出的热闹音乐,而是单调的提琴曲,响彻整条巷子。寻声而去,只见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正独自在一处平台上拉着小提琴,那么陶醉。
原本空旷的巷子,被这琴声填满,到越发显得空旷了,但是也更加迷人了。
哥哥说有几个音错了。我笑说,人家只是出来散心,又没有特意表演给谁的,自己开心就好了。哥哥表示赞同,从钱包里掏出一张五块钱递给我。我接过钱,从远处望到老人面前的琴盒中确有零散的钱,这才恭敬地将哥哥给我的钱放进琴盒,老人一边拉着琴,一边向我鞠躬表示谢意,我回以微笑,表达对他的琴声以及这份情怀的赞赏。
我跑回哥哥身边,我们一起离开,老人的琴声一直送我们到巷尾。
火车已经行驶许久。我和哥哥的离别不那么伤感,亦如我们的重逢一般自然平常。车厢里渐渐安静下来,不远处的孩子还未睡,和他的爸爸聊着什么。
太久没有写东西的我,笔触有些粗糙且主题不明,但是,就这样吧,这就是我。